博客网 >

淮瓶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淮瓶子(来自扬州文艺网)

今日扬州(2004-04-07 15:31:35)
稿件来源:韦明铧 人气: 75 
 

    淮安位于苏北,有淮、沂、沭、泗四条古水穿越境内,在地理上属于黄淮平原和江淮平原的结合部。
    论历史,淮安也是闻名已久的古城。秦汉之际的名将韩信,汉赋大家枚乘、枚皋父子,南朝文学家鲍照、鲍令晖兄妹,宋代巾帼英雄梁红玉,明代小说家吴承恩,清代民族英雄关天培,都是淮安人。此外,"建安七子"之一的陈琳,"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扬州八怪"之一的边寿民,也都是由淮安的水土养育而成。前两年,我有机会去淮安,深为那里的人文荟萃而感到钦佩。但淮安人却有个奇怪的称号,叫"淮瓶子"。细想起来,这同上述那些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似乎一点也不相称。
    我最早注意"淮瓶子"一名,是在写《两淮盐商》的时候。那时为了说明两淮盐商的积习,我曾用"扬虚子"来代表盐商的奢侈一面,用"淮瓶子"来代表盐商的吝啬一面。"虚子"意指夸大失实、虚张声势,"瓶子"意指只进不出、守口如瓶。一方面是挥霍无度,一方面是锱铢必较,两方面合起来便正好是两淮盐商的作风和习气。
    淮安在扬州北面,地方苦寒贫瘠,民风节俭纤啬,其光景与扬州大异其趣。前人《天下水陆路程》卷五说:"自扬州以北,风景与江南大别矣!"又说:"扬州以北,食品贱而不佳。"这里主要就是说的淮安。
    清初时,史学家谈迁路经淮安,目睹该地风光,在他的《北游录》一书中多处记述当地的贫穷。如《香茅行》一诗咏道:"淮人土室苇其壁,编茅为瓦蒲为席。"《河上行》一诗咏道:"淮安城西俱苫屋,偶一问之泪如沐。"又有《淮北杂咏》云:
                                  四壁多苫土,饥寒易切身。
                                  年尝罹水旱,气不望金银。
                                  餺飥充朝脯,杨枝代积薪。
                                  前犁黄犊健,庶可垦河滨。
    地方贫寒如此,风气自然不能不变得俭啬,并影响到来此谋生的商人。民国时李伯樵在小说《丛菊泪》第十二回写到一个在山阳(即淮安)做盐商的江西人鱼某,便称之为"淮瓶子",把他很揶揄了一番:
    彼姓鱼的,著名江西老俵。是行着票盐的所谓山阳朋友,著名叫做"淮瓶子"。若是三蓝花瓶、五彩花瓶、细巧花瓶,还灌些细巧物事。至于瓦瓶子、泥瓶子,那就无所不灌,废铜也灌,烂铁也灌,馊的,臭的,人不能闻,人不能吃,彼辈瓶兄也就大灌特灌!
    这里说的"淮瓶子",是指极度贪财的意思。不但大钱想赚,小钱也想赚,为了蝇头小利,丝毫不顾惜什么体面。
    关于"淮瓶子",《丛菊泪》还有两处提到。第十五回写道:
    大帅莫要提那淮安,那淮安人叫做"淮瓶子"。每人揣个小瓶子,也不知是铜的、银的、瓷的、瓦的,任甚么物事,只许他灌,不许人灌!
    第十八回写一个嫖客嫖妓之后赖账,老板奶奶骂道:
    这个天杀的!我听他一嘴清淮口腔,就知道是个"淮瓶子",再算小不得的!
    《丛菊泪》的作者是扬州人,似乎对于"淮瓶子"有一种深恶痛绝的样子。我们今天自然不会认为一般淮安人都这般猥琐,但说在淮安的商人身上有更多的"淮瓶子"气,应该不至于大错。
    关于淮安商人的一些故事,极端得令人难以置信。可以列举徐珂《清稗类钞》中的一个故事:
    山阳丁佩弦,富而吝,乡人怨之,呼为"铁丁"。丁闻之,亦自喜也,遂以为号。丁有子,冠矣,有女,笄矣,不为婚,不为嫁也。或问之,曰:"婚嫁多费,置之,俟其力能自致耳。"
    天下竟有这样的"父亲",自己的子女已到婚嫁年龄,而拒不论其婚嫁,原因只是为了怕用钱!据说,后来其女与人私奔后,"铁丁"居然觉得很高兴,因为这一来替他省了钱,"于是顽钝无耻之名益著"。这一位丁佩弦,可以说是漫画化了的"淮瓶子"。
    罗继祖《庭闻忆略》里谈到近代学者罗振玉早年在淮安的情形,说罗振玉"对淮安人的一些生活习惯看不上;淮安还不够冠盖簪缨集中的地方,但因和扬州靠近,沾了盐商的光"。书中还说,罗振玉"对当日淮安富有人家讲究吃喝穿戴或者打牌听戏最瞧不起,因此,他比较要好的朋友中,几乎没有一位在这方面有嗜好的。又讨厌人专盘算钱,"淮人纤啬好治生",也和祖父的性格合不来"。这些话,也许有助于我们了解当年淮安的社会风气。
    "淮人纤啬好治生",不但是说一种悭吝的习性,而且也是指一种狡黠的本事。"纤啬"只是不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分钱来,"好治生"却是能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掏给自己。
    梁溪坐观老人《清代野记》里有一个故事说,光绪初年,有一群友人饮于京中酒肆,大家藏阄行令,极其欢洽。座中有一个淮安人,说:"我不会酒令,今天给大家说一件事,如果诸君能够解决的话就免饮,否则罚酒一杯。"大家说:"好吧!"于是,这个淮安人就说了这样一件事:
    淮安某甲,一日早起到茶馆去喝茶,在路上拾到一张银劵。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所熟悉的一家钱庄的银劵。他很高兴,便去取银。才跨进门,已见失主正在央求钱庄注销那张银劵,停止兑付。而某甲像没有听到一般,仍然从容进去取银。这时,一旁的失主不敢相认,钱庄的主人也不敢拒付。请问,某甲所操何术?"
    诸人想了半天,无人能解其故。淮安人说:"各人均罚一杯酒,我再告诉大家吧!"众人无法,只得饮酒,于是淮安人说道:
    当甲挟劵入肆时,见失主在肆,即伪为怒容,汹汹入。肆主向之点首,亦不答。肆主曰:"先生清晨何怒为?"甲曰:"不可说,不可说,家丑也!然吾两人交情,言之何伤?予昨以事赴清江,今早归,见予妻枕边有银劵一纸。"随说,随即取劵出,掷案上曰:"是必予妻奸夫所赠者,予将得而甘心焉!今姑取此银去,会须侦之。"肆主唯唯,目视失主亦无言,遂以银与甲而去。
    大家听了,无不目瞪口呆,叹其狡诈而已。这也许表现了"淮瓶子"除小气之外的更深一层意思。
    "淮瓶子"又作"淮评子",意为淮安人喜欢议论是非。清人迮朗有《淮阴竹枝词》云:
    磊李纷纷辨不明,议人长短是淮评。
    禽言亦逐方言变,试听淮安好过声。
    注云:"淮人谓"李"曰"磊",又好论人长短,曰"淮评子"。播谷鸟至淮,其音曰"淮安好过"。"淮安方言,读"李"为"磊",至今如此。如盛大士《淮阴竹枝词》云:"淮人呼"利"曰"累"。"亦是此意。
    "淮评子"显然与"淮瓶子"意义有别。但是好论人长短,议人是非,对己宽而待人严,免不了有"苛评"之嫌。这里,"淮评子"的苛求同"淮瓶子"的苛刻,在精神上不能说没有相通之处。
    我曾问一长者,"淮瓶子"到底该怎么写。他告诉我的答案令我大吃一惊。据这位长者说,依他看来,应该写成"淮贫子"。"贫"乃双关,一谓贫穷,一谓贫嘴。也许他倒是正确的。
    不过,我觉得还是"淮瓶子"、"淮评子"、"淮贫子"三者并用为好。这样可以从几个不同方面体现历史上一部分淮安人的劣根性--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历史上"和"一部分",但愿因此而不会引起今天淮安人的误会。
    说到底,那些劣根性绝不仅仅存在于淮安人身上。

(韦明铧《浊世苍生》片段)

82 669
<< I was getting do... / 长呼一口气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倦了的飞鸟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