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淮安地域人群系列小文之--淮刁子

                                          

                                                 /口天吴

除了“淮瓶子”,现代以来,淮安人还有个颇为著名的谑称“淮刁子”。有趣的是,对于这个谑称的认识和理解,随着地域的不同还有差别。

首先,这个“淮”到底指代的是什么?我曾问及海州一带年长的亲戚,他们说,“淮”就是淮阴、淮安一带,显然,他们眼里的“淮刁子”是包括今日清河、清浦、楚州在内的老淮阴市和淮安市的居民,即所谓“两淮”。然到了沭阳以南的原淮阴地区这一称谓就缩小了范围,这些地区所谓的“淮刁子”是特指原老淮安、今楚州区一带的人群,即将老淮阴――清江人排除在外,甚至老淮阴人的说法是“淮刁子是老淮阴人对老淮安人的称呼”。

其次是“刁子”何解?问及多人,大多数人认为是“奸滑、贪婪、吝啬”的贬义,也有人说是“头脑活、精明、点子多”的褒义。且不乏绘声绘色的笑话流传下来,这里不妨举个例子:有一个“淮刁”菜农卖菜,有人要买,问:“多少钱一斤?”菜农答:“大姐哎,都是刚摘的韭菜保证新鲜八角一斤。”“哦,我买三斤,你不能便宜点啊?”“没得问题,三斤三八两块七就算你两块五吧。”“好,给你钱啊。”

然“淮刁子”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出现“淮刁子”这一戏谑的称呼?

这需要从明清历史时期淮安人口变化和民风演变中找答案,换句话说这其实是明清时期淮安民风民俗移植变化的结果。上文已述,清代中期以后,清淮一带(即今日清河、清浦、楚州)的地域人群为外地人统称为“淮瓶子”,清河、清浦与楚州并无差别。清代晚期以后,黄河北徙,海运兴起,铁路不通,交通形势的巨变使得清江、淮安迅速衰落,失去了在全国被广泛关注的资格,清代小说、文章中一再提及的“淮瓶子”一词仿佛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淮刁子”则是清淮内部“清(江)”对“淮(老淮安)”的谑称,这从上文列举的老淮阴市区民众口耳相传的各种有关“淮刁”的故事笑话中可见一斑。

       明清时期,由于黄淮水系的不断变化从而导致清淮一带运口也在不断的频繁易地。明代中后期,淮河改道,不再南下淮安城北而径直自清江浦东北经涟水城南以东入海。于是本为山阳县“闲旷之地”的清江浦,很快便成为“侨民宿贾,巨室鳞次”的通都大埠了”。此后清江渐兴、淮安府城日衰,乾隆年间清江浦一带由山阳县划入清河县做了新县城便是清江地位抬升的重要标志。清末,漕署、淮扬镇总兵移驻清江,标志着淮安府城政治地位的骤降。1912年民国政府废府设道,驻淮城的淮安府裁撤,设淮扬道驻清江。清江遂取代淮城成为淮安地区的政治中心。作为政治中心,官绅阶层中的官宦部分自然日益向清江浦集中。

晚清以来的清江城(民国后改称淮阴城)相对于淮安城而言,集中了大量的政府官员,而淮安城里的主要社会阶层则官绅阶层中的士绅部分和商人阶层。清江浦的官员以及依附这些官员而生的人群在政治上拥有崇高的地位,经济上过着丰腴的生活,心理上有着很强的优越感;淮安城中两个主要阶层都处于破落之中。士绅们在废除科举制度后失去了做官的机会,商人们在交通形势巨变后失去了发财的机会,这两个阶层都有很强的自卑感。有能力者外出谋生,否则只能在家留守贫困,破落户心态更加突出。为了应付生活,斤斤计较甚至不择手段在所难免。然而“先前的架子却一下子倒不下来”,不得不想法设法维持虚假的表面。商人阶层在失去财富来源之后,剩下的只有锱铢必较的商人习气。原本有着高雅精神追求和潇洒生活态度的阶层一下子变成了贪婪而又吝啬,刁钻而且虚伪的嘴脸。这些在那些养尊处优且由鄙视商业的清江浦官宦家庭眼里,显得可鄙又可耻。于是一个带有强烈贬义色彩的谑称“淮刁子”应运而生。

在一般人看来,很容易把清江浦居于支配地位的上层官员的风俗等同于全体清江浦居民的风俗,且将淮城中破落绅商阶层的特征加于于全体淮安居民身上。这样,不同阶层的民风差异转变为不同地域间的民风差异。明清时期存在于淮安府城内官绅阶层和商人阶层之间的民风对立演化成了民国后老淮阴市区居民对淮安县居民的单方面嘲讽。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时期内(清末到解放),人口迁徙对民风移植的作用。众所周知,淮河是我国自然、人文地理的重要分界线。今杨庄以下的废黄河是明后黄河全面夺淮之河道,也即古淮河河道,明清时期,其河宽达2余千米,对人文风俗阻隔作用明显。清江浦在淮南,本为山阳县地,人文风俗和淮城接近。由于淮南运口变迁,清江浦逐渐崛起,鼎盛时期人口高达几十万,其间河工、走卒、游民等下层劳动人民占了很大比重,且多都来自淮北诸县。1761年,清河县县城遭水患,将山阳清江浦划入做了县城。清河在淮北,县城的整体迁入使得清江浦人文风俗开始北化。黄河北徙后,清江人文北化则开始加速。民国之后,清江做了整个淮阴地区的行政中心,由于历史原因,城里本地人不多,北部县区的移民占了大多数,尤其是官绅阶层淮北籍更多,一方面由于阶层利益的差异导致民风对立,另一方面则是淮海、淮扬文化的差异导致了不认同。

至于“刁”的褒义解,似乎也说得通,几百年府城积淀使得楚州成为淮安人才、文化的高产之地,也是经商传统和风气比较浓厚的地方。话说回来,“奸滑、贪婪、吝啬”式的“刁”并不可能仅存在于某个地域人群身上,作为人的劣根性,更不值得宣扬。而“头脑活、精明、点子多”式的“刁”未必不是好事,毕竟搞经济,人的意识某种程度上比单纯的区位、资源更重要!

                                                        

                                                                                                                    2006-8-25

                                                      本文删改版发于9月12日淮海晚报,淮水安澜BBS全文首发

<< 江苏省2005年经济专题地图陆续... / [淮安近代地域人群系列之一]淮瓶...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倦了的飞鸟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